澄心镜琬

倾甘醇以醉心际,破重霿而揽天川。
千年老直男。
贴吧/B站/微博@澄心镜琬。
贴吧旧号@绕指之纲

【同人文】清凉一夏(梨香子×朱夏)

【阅读提醒】
1.本篇没有完全按照现实时间线设定,会有“穿越时空的梗”
2.不要刷别的CP
3.只是发个糖,虽然是冷门CP,但还是希望大家看得开心。
【正文】

“好热!”
“啊……要融化了……”
八月上旬,虽不是夏天最热的时候,但暑气依然浓重,每个人恨不得一刻不离凉爽的空调房。
作为一名东京都出身的宅女,我自然不愿跑出家门,也就更不愿跟着大部队一起参加沼津夏日祭。
下午两点,我们抵达了沼津。烈日当空,很快就烤净了我们身上的凉气。
更令人感动的是,从停车场到大楼,居然有十分钟的步行路程。走了不知多久,湿热的衣服开始粘在肩上,很让人心烦。
“逢田姐,你怎么样?能坚持住?”
“你逢田姐当然能啦!”
我白了一眼有纱,正思考着她下一步要怎么怼我,士大夫突然发话了:
“我们到了!请各位有序进入!”
古人云“久旱逢甘霖”,我们现在大概就是这个状态。每个人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,向着那扇大门重新迈开沉重的腿。
这大热天的,我根本就不想动弹,所以走得并不快,与前面的朱夏拉开了一点距离。可有纱却欺负我腿短,大步流星走到朱夏后面,拖着箱子在我前面进了门,还不忘甩给我一个得意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在凉爽的空调房里穿上和式浴衣,造型师开始为我梳头。
“逢田桑,今天要什么样的头型?”
一想到要在露天舞台登场,答案瞬间脱口而出:
“麻烦您给我做个清爽的发型!”
“好的~”
一会后,发型出来了,是很清爽的盘发,但是……额头完全露出来是闹哪样啊!
我的脸本来就偏圆,这一露额头,不就真的成了“圆圆滚滚梨香子”了嘛!
之前生放的时候也做过完全露出额头的造型,不过在那之后,我被这群后辈们好好嘲笑了一番。
当然,这次也不例外。除了团宠朱夏摸着我的额头拍了照,大家倒是没怎么笑。唯独有纱笑得比平时的爱喵还欢,气得我想立刻上去打她。
哼!
夏日祭终于结束,我们疯子一般地冲回室内。
这次我是第一个进屋的,有纱紧跟在我后面。我跑了起来,终于把有纱远远甩开,但是我发现……
我迷路了。
不知跑到了哪里,也没有士大夫的踪迹,我走进一个空房间,先坐下享受一会冷气。
然而,不知过了多久,没有一个人来找我,手机也放在了原来的休息室里,看来只能摸索着从迷宫里走出去了。
我刚想起身,却看见门把手动了……会是谁呢?杏酱?有纱?
不,千万不能是有纱,要是被她找到了,还不得……
“啊,你在这里啊,梨香子。”
“朱夏?……”
朱夏的出现,确实在我意料之外。不过更令我意外的是,她竟然直接关上门,走到我身边坐下。
“那个……朱夏”
“在!”
“杏酱呢?没有跟你一起来?”
“她去别的地方找你了。话说你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?”
“因为你们一直在一起啊,我还以为……”
“不是的!”
她突然大声,吓得我急忙闭嘴。平常都是她乱说话,难道这次真是我说错话惹到她了?
“我和杏树不是你想的那样,梨香子。”
“诶?”
杏树?啊,我刚才是说到了杏酱没错,但是她们确实一直形影不离……
“我和杏酱,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!”
我被搞蒙了。这是什么情况?朋友关系……我也没问这个呀!
她见我没说话,也许是以为我不相信,又急了起来:
“是真的,我们没有在交往!”
这下我有些明白了,她以为我问杏树是因为我觉得她们在交往。可是她为什么会想到这个?
我的大脑还在飞速运转,她的嘴也没有停下:
“……我们各自已经有了喜欢的人。杏树她喜欢祈桑,我喜欢的人是……”
“停!”
我的大脑终于空出一条神经让嘴喊了停。果然朱夏还是有些孩子气,性急而过于敏感。
“朱夏,我没有觉得你和杏酱在交往,一直都没有。而且,我对这些八卦的事没有兴趣,你以后也不要轻易在别人面前说出来,这会让杏树对你失去信任。”
此时,朱夏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低着头坐在那里,只是……她脸红什么?
“梨香子……”
“怎么了?”
我以为朱夏要道歉,于是转过头去看着她。
“你真的不想听听,我喜欢的人是谁吗?”
什么?!这孩子有在好好听人说话吗?我刚说了我不想听八卦,她就给我说这个?
算了,她这么想说,我就姑且听听吧,估计应该是爱爱、丝娃娃或者爱香吧……
“是谁?”
“……是你哟,梨香子。”
“哈?”
大脑一片空白,我感觉我的思维已经被发射到了别的宇宙。但是看着朱夏红成苹果的脸,我又觉得她不像是在闹着玩。
“梨香子……其实杏树也好,团里的其他人也好,我都把她们当成很好的朋友。唯有你,是我想用一辈子去珍惜的人。”
“我知道,虽然我已经成年,心理却还是个孩子。我喜欢你,并不是因为你比我成熟。说句实话,你别生气,我觉得爱爱比你成熟的多。”
她竟然也黑我。我撅起嘴看着朱夏。可她的表情告诉我,她是认真的。
“你既有成熟女性的安恬稳重,又有少女的娇气。平日里你笑得那么开心,有大姐头不羁的风范;工作时也能隐忍持重,面对那么多黑粉,换我早就不干了;而真正打动我的,是你的善良。”
她顿了顿,又靠近了一点。
“有纱生放说的那句话给你招了那么多黑粉,广播节目的士大夫那么刁难你,你虽然嘴上说着讨厌,实际心里已经原谅他们了对吧?”
等等……这是我两个月前跟有纱打电话的内容,为什么她会知道?
“抱歉呐,去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对话。而我也由此知道,你对我并没有什么负面感情,这让我安心了许多。”
“但是啊,我还是会常常怨恨自己,为什么演唱会那天我没有冲上去。我在犹豫着,因为我当时觉得你讨厌我,害怕我上去会给你造成压力。”
“可这也让我知道,就算是逢田姐,也会有脆弱的一面。我希望,下次你受伤的时候,我能够不再畏首畏尾,而是给你足够坚强的依靠——这就是我许愿成为帅哥的原因,我说过,你是我想用一辈子去珍惜的人。”
“朱夏……”
我揉揉眼睛,可还是看不清朱夏的脸。泪水不停地流,怎么擦也擦不完。
“梨香子……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?我给你道……”
“朱夏!”
“是!”
“你过来,我看不清你了。”
她直接骑坐在我的腿上,用手帕为我擦去泪水,然后双手捧起我的脸。
“梨香子,等我足够强大的时候,你愿意一辈子和我在一起吗?”
朱夏虽然稚气未脱,但她毕竟是那个认真而率直,努力实现梦想,带给我活力和温暖的齐藤朱夏。
那我也……久违地少女一会吧,朱夏限定版哟。
我闭上眼,从裸露的额头传来柔软湿润的触感。她只是轻轻一点,便轻柔地分开。
我睁开被重新润湿的双眼,像动画ed里千梨的场景一样扳起朱夏的脸,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。
直到她紧紧抓着我的衣袖,我才知道,该让她换换气了。
“朱夏”
“……哈……?”
“最喜欢你了。”
说着,我又扑在她身上。
之前空调带来的清凉之感一扫而空,我和朱夏都沉浸在彼此之中,身体越发火热。
“这个夏天……还是热点儿比较好啊。”我如是想着。